是幽灵∠( ᐛ 」∠)_

主要混在乙女圈( ´▽`) /
万年bg战士
病娇黑化赛高
崩坏3玩家 爱姬子阿姨一辈子

不愧是大hentai扶她桑(/ω\)


扶她真棒:



@Ghost.  @世界无名
和两位大佬的合绘O(∩_∩)O



是没有交过党费的佣空(/ω\)



我知道画的很渣啦...轻喷qaq......



天真地想画情头结果还是失败了OTZ


别问我为什么奈布不是秃头为什么空姐欧派那么...【被揍

开学前证明我还活着(;´༎ຶД༎ຶ`)

画不出黑白无常一半的帅气´д` ;

哦再见吧杰克你这个大猪蹄子!!(被揍

【p1-渣画X1 p2-强行黑眼白】


我知道脑袋很大啦!!

滴——今日打卡(*≧ω≦)
好久没画宝石之国了(´・_・`)
看了看以前的黑历史突然怀疑人生...
渣画轻喷(;´༎ຶД༎ຶ`)

万年梗

如此丧心病狂的图....

我当然是要画出来啦!(╯°Д°)【不你
反正李泽言也不能用黑卡砸死jwkufhekawjnxheks

p1-本命姿势图

p2.3-喜闻乐见后续(´・_・`)

p4-万恶之源....

占tag致歉|-| )
蜜汁cp填写´д` ;
相信我我真的没有黑角色的意思!!∑(゚Д゚)【被打
其实除了社园,佣空,黄祭,冒盲是本命...其他都是“随便啦我都吃”的态度( ´▽`)
/原图在后面/
有一样的小伙伴嘛?(⁎⁍̴̛ᴗ⁍̴̛⁎)【没有,滚

【黄祭】黑山羊(病娇?/HE?)


【食用说明】



*本文cp为黄祭,雷者勿入*(´・_・`)



*OOC,文笔渣有*(/ω\)



*病娇有*( ´▽`)


—————-ok?go!——————》





菲欧娜眼睁睁地看着同伴被触手撕碎,毫不留情地丢在了地上。那个人还活着,他的双眼紧紧盯着菲欧娜,祈求他尊敬的祭司能帮助他。




她缩了缩身子,畏惧地看着眼前的神明。“真有意思,不是吗?异教徒。”所谓的“黄衣之主”用触手将地上的人嫌弃地丢到了一边,开始慢慢悠悠地接近她。菲欧娜能感到自己的呼吸变得急促起来,心脏仿佛就要跳出心房一般。神啊,是哈斯塔——犹格大人的死敌。他为何会无端出现?“您来这里做什么?这里可没有您的信徒。”她紧紧抓住门之钥,后退了几步,然而仍是一副愿意为犹格大人献身的模样。看见这个场景,他冷笑一声,迈着更大的步子向菲奥娜走来。“吾来这里找一只该死的‘黑山羊’。呵,想必汝就是犹格的祭司吧?”千万只眼睛死死地盯着菲欧娜,仿佛质问着一个罪恶滔天的犯人。然而杀意中却有种说不出来的味道。




黑山羊.....?祭司.....?




这两个词让菲欧娜警惕了起来,她靠到了墙边,尽量用平静的语气回答道:“是的,您说的没错。”然而还没等她反应过来,菲欧娜就猛地被一股蛮力提了起来,她悬在半空,脖子被触手紧紧勒着,四肢也被缠住,可她手里仍死死地抓着门之钥。“汝应该知道吾有多恨犹格那个所谓的神吧?”菲欧娜并不因此感觉到恐惧,“即使如此又如何,犹格大人仍然是我们的神!”她用尽力气想要挣脱触手,却不料它们越勒越紧。




千万只眼睛里写满了愤怒,甚至有一丝嫉妒。“犹格·索托斯是汝的神是么?很好。不久后汝就不会这么说了。”菲欧娜被撞到了墙上,她的脑袋一阵晕眩,然后眼前一黑,就什么也不知道了。




等到菲欧娜再次睁开双眼,她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——这里....是地狱吗?虔诚的信徒们被撕裂了身体挂在树上,还有甚者被碎尸万段,连样貌都看不清...神,您在哪里?您虔诚的信徒们已献出了献血,可是...您为何没有出现呢?“汝所敬爱的神啊,并没有来帮他的信徒们。”哈斯塔的脸上满是冷漠。似乎是为了减少菲奥娜的恐惧,这位神明从刚才那只怪物,变成了一个银发的青年,然而他的冷漠无情已经证明他根本不算是人类。他看着一脸绝望的她,仿佛这件事情与他毫无关系。“混蛋....混蛋!你为什么要这么做?!”菲欧娜抓住哈斯塔的衣领,怒视着他,“他们是无辜的,那只黑山羊是我...所有的罪恶都应归于我,而不是他们...!”菲欧娜疯了似的嘶吼着,手指关节因为愤怒捏得发白。可这并不能改变什么。她痛苦地闭上双眼,整个人几乎瘫倒在地上,嘴里喃喃着:“犹格大人,犹格大人,您虔诚的信徒在此向你祈求回应...”没有回应。她所敬爱的神明没有回应。她感觉内心深处的什么东西像弦一样崩断了。




“既然你已经找到了我,那就杀了我吧,该死的哈斯塔。”那只黑山羊苦笑着。




“吾只想要汝的虔诚。”




“你永远得不到的,永远。”她咬牙切齿。




然而哈斯塔只是轻笑一声,将菲欧娜用看似人类的手抱起来,即便她那张脸上满是对他的厌恶与憎恨。“我亲爱的菲欧娜,等你再度醒来,你将会忘掉这里发生的一切,成为我最虔诚的信徒。”菲欧娜还想反驳什么,却感到双眼一阵倦意,垂下头昏睡过去。




几年后,哈斯塔的信徒中,出现了一位美丽的女性。她不记得自己曾经的名字,然而她却本能似的异常珍惜腰间的门之钥,即便如此,这个美丽的女人却仍被那位神明所宠爱着。




“你只能追随于我。”




无论是其他的神明,还是别的男性都不行。


——————我是分界线哟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非常感谢能看到这里的小伙伴们(*≧ω≦)
突然发现吃下黄祭安利后还没交过党费!∑(゚Д゚)
可能有些OOC,有本事你来打我啊( ・᷄ὢ・᷅ )【被揍

我永远爱无名酱jpg.(⁎⁍̴̛ᴗ⁍̴̛⁎)

世界无名:

双人问卷!

超棒的!很有意思!

熊抱老司机一波 @Ghost. 

【社园】游乐园里的熊先生(甜/微园社)



【食用说明】




*含轻微园社*⁄(⁄ ⁄ ⁄ω⁄ ⁄ ⁄)⁄




*OOC属于我,文笔极差*(´▽`)



*6.1特别篇?*( ̀⌄ ́)



————ok?go!——》




早在两个小时前,艾玛就在这里等了。这是她第一次和艾米丽去游乐园——还是在六一儿童节。


然而左等右等,艾米丽的身影始终没有出现,一个人坐在游乐园的长椅上,刺眼的阳光把影子拉长。“嗡.....”放在裤兜里的手机轻微震动,来电人正是艾米丽,艾玛毫不犹豫的选择了接通。“抱歉呢艾玛....医院这边实在忙不过来...所以...今天的安排可能要推迟了。”听到这里,艾玛的心一揪,一股莫名的痛楚在心里蔓延开来,艾玛甚至能感觉到自己的嘴唇在颤抖。


然而她很快把语气调整过来:“没有关系,我理解的。艾米丽小姐空闲后随时可以找我!”她故作轻松的回答让对方愧疚的心理少了几分。对话很快就结束了,持续了不到三十秒,意料之中。看着手机屏幕显示的时间,艾玛叹了口气。“这也是没办法的吧....毕竟是工作呢。”艾米丽也有自己的苦衷,艾玛不能任性地要求她抛下工作来陪自己。


艾玛抬头望向不远处的孩子们,发现他们都在围成一圈,而被孩子们围绕着的,是一位‘熊先生’。‘熊先生’手里拿着气球,一个一个派发给孩子们。“我也要气球!”“我也要我也要~”孩子们天真的笑容让艾玛的心情平复了不少,甚至有种莫名的满足感。


得到气球的孩子都满足地离开了。


熊先生却没有离开,他迈着笨重的步伐,一步一步走到了艾玛面前。紧接着,他从背后拿出了一束花和一个橙色的气球。“诶?是给我的吗?”熊先生呆呆地点着头。艾玛有些诧异,难道这位好心的熊先生看出了她糟糕的心情,所以想要给予一些安慰吗?无论如何,艾玛都非常感激。“谢谢你!”她的脸上重新展露了笑容。熊先生像个滑稽的小丑,比划着什么,应该是有想要表达却表达不出来的东西。


后来,他干脆直接牵起艾玛的手,另一只手则指向了不远处的碰碰车。艾玛愣了愣,但很快反应过来。“您是想和我一起去玩吗?”熊先生赶紧点了点头,差点把头套都晃了下来。这一滑稽又笨拙的举动让艾玛不禁“噗嗤”一声笑出来。


于是街上,就出现了一人一熊走在大街上的场景。


“熊先生,我们去玩海盗船!”


熊先生点头。


“熊先生,我们去玩过山车!”


熊先生愣了一下,还是点头。


.........


夜幕降临,艾玛和熊先生只剩下一个项目没有玩过了——游乐园的标志建筑物摩天轮。排了一会队,两人就成功坐进了厢内。“今天真的很高兴呢,谢谢你,熊先生。”艾玛看着面前坐着的熊先生,眼里满是笑意,嘴角微微上扬。熊先生像是害羞了似的别过头去。


窗外闪过一道光。


“嘭!”带着亮丽色彩的烟花划过天空,在伸手能触及星辰的地方绽放。光线将厢内照亮。艾玛站起身来,向着面前的熊先生走去,最终在近的不能再近的地方停了下来。烟花还在放着,四处渲染着斑斓色彩。她的脸上仍带着浅浅的微笑,在光线下很是好看。


突然间——她伸出了双手。


艾玛摘下了熊先生的头套。


她毫不犹豫地,在那个羞涩的男人额头上留下轻轻一吻,“我知道是你,克利切。”克利切一时半会还没有反应过来,可是脸却先红了起来。费了好大劲,他才支支吾吾地挤出一句话来:“艾...艾玛小姐,你怎么知道是我?而且这也太冲动了!要是认错人的话....”


“不会认错,”还没等克利切说完,艾玛就打断了他的话。“我确实是一开始就知道了。毕竟.....只有像你这样的笨蛋,才愿意穿着布偶服在大太阳下陪着我....”她尴尬地笑着,“我知道这样很任性。”但是,谁又能拆穿这幼稚却甜蜜的谎言?


“艾玛小姐并不任性,你给予了熊先生最好的礼物。”克利切指着额头笑道,“熊先生很高兴。”这个幼稚的家伙!艾玛笑着扑进他的怀里,能感受到的是温暖和心跳。“节日快乐,我亲爱的熊先生!”


摩天轮达到了顶端,天上的烟花正灿烂。



——————我是分界线哦—————

依旧是无脑甜!(●°u°●)​ /【你也知道无脑啊】想要写6.1的特别篇,最后抓住了6.1的车尾....所以节奏略快...轻吐槽(/ω\) 


【社园】乌鸦(双黑/黑吃黑/HE)



*黑社黑园出没,三观炸裂注意⚠️*(*≧ω≦)


*OOC属于我*´д` ;


*黑吃黑,含园社(⁎⁍̴̛ᴗ⁍̴̛⁎) *


————ok?go!—————》



没有人会喜欢乌鸦。


艾玛很理解人们的想法——那些黑色的小家伙总是偷走富人们的东西,还吃掉平民的庄稼。就连乌鸦的黑色羽毛都是不幸的征兆,这种生物怎么都让人喜欢不起来。


可是艾玛从小就对乌鸦充满好感。


她甚至病态地将心仪的乌鸦抓进银制的笼子里,小心饲养着,因为占有欲,甚至不允许其他人看一眼。“你吃的很开心呢,外面太危险了...不准出去,你会受伤的。”外面的一切哪里比得上她温暖的怀抱?可是,那些乌鸦总是想要逃走,最后甚至抑郁致死。长大后,她便将对它们的占有欲都寄托在了买来的乌鸦标本上。可是这仍是不足够的,她依旧病态地想将那些小家伙关在精致的笼子里。


直到她遇见了克利切——她的‘乌鸦’。


乌鸦总是喜欢偷走富人的珠宝,建造自己的巢穴,养活伴侣和雏鸟。艾玛和克利切的相遇恰好要从“偷窃”二字说起,那天艾玛从书店回家,恰逢他因为偷当地一个富人的戒指被佣人殴打,艾玛便出面捡回了他一条命,于是一个小贼和园丁姑娘的故事就这么开始了。后来她和他关系变得亲密起来,也知道了偷窃的原因——孤儿出身的他想靠这种方式挣钱给孩子们买点吃的。


一个想法在艾玛脑内油然而生。


“克利切先生,我认为你不需要去偷窃。留下来为我工作如何?帮我照顾花草就可以了。”


“如果艾玛小姐不介意,我当然可以做这些工作。”他兴奋地一口答应下来。


两人就这么逐渐将卖花的小生意越做越大,最后还拥有了自己的花店。日子过的悠悠闲闲,艾玛的内心却一片空虚。追求她的人有很多,可是那只她所钟意的‘乌鸦’却迟迟不敢开口。乌鸦将喜爱的情感都写在了脸上,在乌鸦的双眸里,也总是倒映着爱意,但它却不敢表达出自己的心意。没有关系,她总会有办法让这只乌鸦意识到珍宝的重要性。


克利切开始意识到了不对。


艾玛最近总是不停地作出出格的事情,她不再理睬他,甚至不再打理最爱的稻草人,每天和追求者唧唧我我。有一次,艾玛和一个男人靠在一起,异常暧昧,他能感到自己嫉妒得大脑都在发麻。亲近艾玛的人越来越多,被他视为珍宝的艾玛,身边却围着一堆带着肮脏想法的人。他的东西怎么能给别人?他尝试和艾玛谈谈想法。


“艾玛....我们能谈谈么?”


然而他唯一能得到的答案是:“克利切先生,我的事情与你无关。”


“可是...”


“别把自己当回事,克利切先生。”


一次次被拒让克利切失望透了。软的不行就来硬的,这是他在社会学到的。病态的心理让他想杀掉他们,毁掉他们的容貌,然后用沾满鲜血的手威胁艾玛永远呆在他身边。对,将她身边的一切都毁掉,这样她就只有他可依靠了。占有欲在他的心里蔓延开来。等那些肮脏的家伙消失,一切就结束了。


艾玛的追求者在一个个消失。


当艾玛发现事态一发不可收拾时,她已经站在了尸体前。后花园里就这么静静躺着她的追求者,月光照在他的脸部,那里被人用刀划花了。这是第几个受害者?到底有多少人因为她丧命?克利切并没有打算隐瞒杀人的事实,干脆将尸体踢到一边,带着诡异的微笑靠近艾玛。“什....克利切先生,请你清醒一点。你这么做是违法的!”艾玛努力保持冷静,尝试跟克利切拉开距离,可对方几个大步就走到她的面前,将她拉进自己的怀里。她拼了命的挣扎却无济于事。血腥味让她很是难受。可是心里却莫名有种兴奋感。


克利切凑到她的耳边,病态地喃喃,“为什么要和别人走得那么近....明明艾玛是克利切一个人的啊?为什么?明明我已经快爱你爱到疯掉了....”听到这里,艾玛突然停止了挣扎,身体竟然轻微的颤抖起来,她在笑。她抬起头来,嘴角止不住地上翘,“什么啊,克利切....明明一直无视我的是你啊。你知道爱得发疯应该是怎么样的吗?”艾玛的眼里闪过一丝笑意,她扯住克利切的衣领,在他的脸颊上轻轻留下一吻,露出了与刚才截然不同的神情,“那种感觉就是为了得到你,用尽全部办法。最后,让你知道到——你是我的,谁也不准碰。”艾玛满意地看着眼前人的脸越来越红。是的,她就是要这种效果。“跟我回去吧。”做回我的乌鸦,回到为你精心准备的鸟笼里,然后再也别想回到以前的家。艾玛拉住那双沾满鲜血的手,眼里满是幸福。


最后的结局相当的美好不是吗?乌鸦得到了梦寐以求的珍宝,心满意足地投入捕鸟人用病态的爱制成的鸟笼。

—————我是分界线哟?—————
最后的结尾修修改改了好多次,结果去问无名酱得到了超棒的结果!(*≧ω≦)@世界无名 熊抱!
∑(゚Д゚)我真的不是变态,真的不是!!
文笔依旧渣,轻吐槽(/ω\)